行業新聞

中國亞麻業過度依賴國際市場

2011/07/23

原料漲價將直接增加企業的生產成本,但成品的價格上漲則難以同步,往往滯后并低于原料上漲的速度和幅度。”據了解,中國亞麻交易市場由中國麻紡行業協會、中國化纖總公司、金達控股有限公司、浙江阿祥集團等聯合發起設立的。

  原料漲價將直接增加企業的生產成本,但成品的價格上漲則難以同步,往往滯后并低于原料上漲的速度和幅度。近幾年,資本之手伸向原料領域所引發的原材料價格上下巨幅波動,已使企業備感恐慌甚至無所適從

  今年以來,中國亞麻行業遭受原料波動、匯率上升、通脹、加息等多因素重壓,讓90%以上為中小企業的紡織行業備受考驗。7月22日,中國亞麻交易市場與工商銀行合作,將在全國推出網上商品交易市場融資業務。“由于銀行對中小企業固定資產抵押的偏好,一般不愿意接受中小企業的流動資產抵押,有些銀行甚至將紡織業視為夕陽產業。”中國亞麻交易市場總經理姚建春對《國際金融報》記者表示,目前融資環境很緊,通過倉單質押方式,可將積壓庫存轉化為流動資金,緩解中小紡織企業融資難。

  “兩頭在外”格局

  事實上,融資難僅是目前中國亞麻行業亟待解決的問題之一。近年來,國內亞麻的種植面積持續萎縮,高度依賴進口亞麻原料的情況,為亞麻行業的發展埋下隱患。

  根據海關統計數據,2010年,我國累計進口亞麻原料14.22萬噸,同比增長33.68%;進口金額2.35億美元,同比增長50.36%。同時,出口亞麻紗線2.32萬噸,同比增長61.25%;出口亞麻織物1.61億米,同比增長34.99%;出口麻類服裝服飾(含麻30%以上)約16.43億件,同比增長9.67%;出口單價5.82美元/件,同比增長2.87%。

  “我國麻紡行業相對棉紡、化纖行業來說是個小行業,但它是一個典型的‘兩頭在外’(原料在外、市場在外)的行業。”姚建春表示,中國是亞麻生產、出口大國,又是亞麻原料進口大國,世界85%以上的亞麻原料被中國企業消耗,而亞麻紗線和織物的90%左右都是出口。

  主營紗線的浙江明瑞亞麻紡織有限公司總經理胡婷婷指出,法國諾曼底是世界亞麻的第一產地,而國內亞麻種植產業化程度不高,雖然新疆、黑龍江也產亞麻,但量比較少。“同時,國內外漚麻工藝的差距,也讓更多的外貿商指定要法國產的亞麻。”

  謀求“定價權”

  “原料漲價將直接增加企業的生產成本,但成品的價格上漲則難以同步,往往滯后并低于原料上漲的速度和幅度。”中國麻紡行業協會副會長劉亞平日前對媒體表示,近幾年,資本之手伸向原料領域所引發的原材料價格上下巨幅波動,已使企業備感恐慌甚至無所適從。

  “抵制資本‘抬價’,也是成立中國亞麻交易市場的目的。”姚建春指出,中國亞麻交易市場與法國麻紡協會雙方協定,基于訂單持續、通貨膨脹等原因,約定亞麻原料價格每年漲幅控制在10%至20%。“事實上,任何的暴漲暴跌對整個亞麻行業持續發展都是不利的,為保持市場的健康發展,要堅決抵制惡意炒作亞麻原料的行為。”

  據了解,中國亞麻交易市場由中國麻紡行業協會、中國化纖總公司、金達控股有限公司、浙江阿祥集團等聯合發起設立的。對此,中國紡織業專家汪前進在接受記者采訪時表示,“中國亞麻交易中心的建立將促進亞麻行業朝著好的方向前進,這將使交易更方便、透明度更高,從而不斷加強產業集中度,形成定價機制。”  

  加強終端開發

  根據《“十二五”麻紡產業發展規劃》,在“十二五”末,麻紡內銷市場與外銷市場的比例達到1∶1。“十二五”期間,麻紡織纖維使用量年均增長8%,2015年預期達到125萬噸(含其他麻類纖維),2020年預期達到200萬噸。

  要實現這一目標任重道遠。在分析人士看來,國內亞麻產品市場發育不成熟,消費者對亞麻產品的認知度低就是制約國內亞麻行業發展的因素之一。

  “國內亞麻市場目前還比較小,不過亞麻作為傳統的紡織原料,是一種性能優良的纖維,未來還是會有比較好的發展前景。”汪前進認為,麻紡行業要想持續發展,關鍵在于產品開發,要以終端產品為市場目標,開發高附加值的終端產品。

广东彩票手机客户端